超级PK1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超级PK1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超级PK10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6 03:45:5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此次曝光的祁连山非法采煤,14年从未停止,获利高达百亿,究竟为何有底气顶风乱来?不得不令人心生疑虑。通常而言,生态失守背后是有人失职,故而,彻查非法盗采背后的利益链条和监管失职渎职,理当是未来重要的调查方向。日前,江苏徐州市沛县生态环境局党组成员、环境监察大队大队长蔡海峰突发疾病,在家中去世。8月4日,澎湃新闻从徐州市生态环境局证实,49岁的蔡海峰于7月14日病逝。同事称,其生前长期患有高血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经多方证实,制造这场生态灾难的,是私营企业青海省兴青工贸工程集团有限公司(简称“兴青公司”)。该公司董事长马少伟号称青海“隐形首富”,14年来盘踞木里矿区聚乎更煤矿,涉嫌无证非法采煤2600多万吨,获利超百亿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根据江苏省生态环境厅的部署,在今年7月底之前,全省各设区市要对下辖县(市、区)县级环境执法机构负责人实行异地交流任职,加强干部队伍的建设,打造生态环境保护的“铁军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张姓处长介绍,在徐州下辖的7个县(市、区)之中,铜山区、贾汪区、沛县原先配有环境监察大队大队长,按照规定这三个大队长必须异地轮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据徐州市生态环境局组织人事处张姓处长介绍,蔡海峰生于1971年,是土生土长的沛县人。他从参加工作起,就扎根在沛县环保系统,先后做过沛县多个乡镇的环境监察中队中队长,后来担任副科职的县环境监察大队大队长多年,一直“勤勤恳恳、任劳任怨”,是领导和同事眼中的“老黄牛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根据张姓处长的表述,近几年,江苏省及徐州市启动了环境保护系统垂直管理制度改革。根据改革精神,徐州把县(市、区)一级的机构、编制、人员收回市级管理,重新任命干部,以摆脱县(市、区)一级政府对环保工作的干预,加强环保责任监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片狼藉的煤堆、渣堆和触目惊心的巨坑,对比之下像是绿色的高原草甸被遽然撕裂,黑色煤炭和渣土如伤口处外翻的血肉……如果不是媒体报道,实在难以想象,祁连山的非法采煤,竟然可以发展到这样猖獗的地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没想到,第二天(7月14日),蔡海峰一天都没去上班,同事拨打其电话长时间无人接听,感到很诧异,于是联系其家人。不料,当天下午,蔡海峰的家人赶到家里发现,其已离开人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们让他考虑一下,(当晚)8点前回复我们,以便我们确定(异地交流)方案。”张姓处长说,蔡海峰于当晚7点打来电话,“说跟家里人商量了一下,(同意)轮岗,语气很愉快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安睿顺德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杰弗里·比亚洛斯表示:“在我看来,美政府(希望收取交易费用)的唯一理由是,他们觉得花费的时间和精力应该得到补偿,但这个要求是过分的。”据CNN估算,TikTok估值约为500亿美元,这意味着受益数额将非常可观。